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罗兹奶奶的最后一个圣诞节
罗兹奶奶的最后一个圣诞节

作者:[俄]伊丽娜·塞斯金娜 勒建红 译 来源:《译林》2010年第4期

罗兹走到露台上。女儿不许她在屋子里抽烟,吓唬她抽烟会得癌症。事实上罗兹活到八十多岁了也没什么事。已经十二月了,天气却一点也不冷。如今的冬天跟过去不一样,很难看到漫天飞舞的雪花。可是不下雪怎么过圣诞?罗兹思忖。她还记得小时候的大雪和去滑雪场的情景,那时候,冬天冷得“恰到好处”。现在一切都变了。马路上行人稀少,只有疾驶而过的汽车。过去大街上总是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长大后罗兹才明白,她那无忧无虑的童年竟然是大萧条的年代。当时,很多人移民到这个小小的城市定居,形成了一些聚集区,罗兹就住在山上的意大利人聚集区。

罗兹掏出一包没有过滤嘴的骆驼牌香烟。她打算抽会儿烟,然后去商店买圣诞礼物。罗兹深深地吸了一口烟,闭上眼睛。她第一次吸烟是与鲁迪在一起,脸颊上因此留下了终生的疤痕。那是一个美妙的日子,对雪茄期待已久的鲁迪与罗兹一道,用好不容易搞到的火柴点着了烟。这事后来被母亲发现,她惊恐万状,将女儿的“不轨”归咎于鲁迪的不良影响。可是,在罗兹眼里,鲁迪的出现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际遇,因为他们在一起很快乐。鲁迪还教会了她爬房子。那时候,房子布局很紧密,只要用脚勾着墙,就能爬到房顶上。有一次,她正悬在两个房子之间,被母亲当场捉住。有趣的是,可以先爬到树上再爬到房子上,从自家房顶再爬到邻居家房顶。他们有时在房顶上玩耍,有时躺着看天空。在房顶上,他们欣赏到很多有趣的东西-不只是天上的,还有邻居窗户里的……

罗兹很想回到儿时的街道走走。可那里现在像个贫民窟,到处是房屋废墟、空空如也的窗洞,一群黑人孩子在尘土飞扬的街道上玩耍。那远去的童年啊……

小时候,母亲总是为罗兹缝制漂亮的花边连衣裙,把她打扮得像个玩具娃娃。但是,请问,难道可以穿着这么精致的裙子、戴着漂亮的帽子和雪白的手套爬到房顶上吗?小罗兹对漂亮装束的喜爱稍晚一些,倒是鲁迪第一眼看到她盛装而出时的表情激发了她对着装的关注。有一天,罗兹一袭雪白衣裙站到鲁迪面前,宛若天使下凡。鲁迪看得目瞪口呆,不由惊叹:“罗兹,你才是真正的公主!”

一切都消逝了。日子过好了,可是很多美妙的东西远去了。现在很少能看到戴那种帽子和手套的孩子了,真是可惜……罗兹暗想。

一只大胆的鸟落在露台的栏杆上,它在寻觅食物。

罗兹家的第一栋房子没有露台。但后院有一株很大的柳树,细长柔软的枝条垂到地面,像个帐篷。炎夏的夜晚罗兹睡在“帐篷”里,伴随知了的小夜曲入眠,在小鸟的婉转歌声中醒转。就是在这株柳树下,鲁迪向罗兹吐露心扉:他的梦想是乘飞机飞到远方。小罗兹对飞机不感兴趣,但是假如与鲁迪一起乘飞机飞往意大利,她会很高兴。

一支旧时的歌谣从远处飘来:“马铃薯较便宜,西红柿较便宜,现在是恋爱的时节……”过去的一切如同昙花一现。罗兹没有披上洁白的婚纱。离别的那个晚上,柳条在风中惊慌地摇摆,百合花瓣颤落一地,月亮好奇地看着人间。即将奔赴战场的鲁迪兴奋地像个孩子。站台上的低声私语和海誓山盟似乎还在耳畔:“罗兹,等我!我一定会回来!”

个子高挑的女儿莉莉简直是鲁迪的翻版。上帝给了她一切,而上帝没给的,她都买到了。外孙米奇也快结婚了。他的女朋友美丽温顺,就是个子太高。罗兹奶奶只及她腹部,只好在她坐着时才能跟她交谈。姑娘的腿很修长,裙子却短得出奇。罗兹想,过去穿这种裙子有可能被抓起来的。有首歌这样唱道:“玛丽安,玛丽安,裙摆长一些。”这么愚蠢的歌居然记了一辈子,罗兹想。第一次见面时,罗兹打听姑娘喜欢什么香水。“奶奶,克丽丝在内曼·马库斯精品百货店上班,人家什么都不缺。”-米奇说,他猜到奶奶的用意。米奇说的百货店罗兹从来没去过,但是她有自己钟爱的百货店。她想,就算姑娘什么都不缺,圣诞节就是圣诞节,每个人都应得到节日礼物。

罗兹张开眼睛,忧愁地看了一眼露台旁的树桩。这儿曾经有株木兰,女儿出生那年栽下的,可不久前的一场暴雨把树茎齐刷刷折断了。

尽管过去了那么久,但童年的气味和声音一直伴随着罗兹的晚年时光。她似乎还能闻到小时候用过的铅笔和自制香波的味道,儿时的杯碗刀叉交响曲也时尔在耳畔响起。虽然现在看不到有轨电车了,但是在罗兹梦里,那欢快的轰鸣声一如往昔……

罗兹知道,这是她最后一个圣诞节了。不,她感觉很好,了无烦忧,只是时辰已到。她脑海闪过白驹过隙般的人生:一座城市,两栋房子,一个爱人,一个女儿和一个外孙,简单无比的数字。罗兹出生在意大利的卡普里,六岁时到了美国,对故乡的记忆很模糊。她只记得那里的海,还有和父亲出海时乘坐的小船。有时候她会做一个奇怪的梦,在梦里她和丽兹婶婶来到那不勒斯,沿着一条狭窄的小路向山上走去。她们不时在沿途店铺逗留,婶婶给她介绍着卡普里的一点一滴。丽兹婶婶没有孩子,但她颇以小美人罗兹为荣。沿途的人们看到她们很高兴,他们抚摩罗兹的脑袋,给她糖果吃。这个梦永远没有结尾,也就是说她们永远都无法到达丽兹婶婶的家。而罗兹很想去那里,哪怕是在梦里。这就是她对意大利的全部记忆。罗兹思乡心切,但鲁迪死后,她再也没有勇气乘坐飞机了。

女儿去过意大利,罗兹欣赏过她在那里拍的照片。照片上的卡普里鲜花盛开,景色宜人。罗兹冲印了几张照片,把故乡的美景挂在自己的卧室里……

罗兹有两大嗜好,其中之一是玩纸牌。她经常缠着莉莉和米奇陪她玩,一连玩上好几个小时。罗兹生日那天米奇送了她一个可以玩纸牌的电子游戏机,从此她再也不用求人陪她玩了。罗兹不管走到哪里,兜里都揣着游戏机和香烟。

罗兹的另一大爱好大家都心知肚明,却总暗自窃笑。她似乎与上帝有个特殊的约定,每周日都要去教堂。如她所说,这是她长寿健康的秘诀,因为祈祷给她带来幸福。

罗兹扫了一眼商品清单,她要给米奇的女朋友买瓶香水。罗兹对费默斯-巴尔百货店保持着一贯的忠诚度。当年她和母亲来到此地时,就有这个店了。它矗立至今,而其它百货店都在岁月长河中消失了。听说这里不久也要改弦更张,反正她也看不到了。罗兹喜欢过圣诞节,喜欢挂满礼物的圣诞树和人们在节日里特有的繁忙。

售货员们看见罗兹便一哄而散。她们可不愿为一个什么都不买的老太婆浪费时间。罗兹不需要她们,反正她这辈子也鲜有人助。她认真琢磨着货架上的每瓶香水,很快找到了想要的牌子。但两个香水瓶都空了一半,她挑了其中一瓶比较满的,又给女儿选了瓶“鸦片”香水,接着踱到手套柜台。手套是罗兹最钟爱的佩饰,她藏品丰富,拥有很多不同颜色、长度、材质的手套。罗兹把一双红色的皮手套塞到包里,顿了半晌又挑了两双黑色的,因为黑色很好搭配。两个女售货员在热烈地讨论即将到来的节日,丝毫没有注意罗兹。罗兹走到男装区给米奇挑了一副手套。蓦然想起米奇曾说过需要钱包。看到那些精致又昂贵的钱包,罗兹愤愤不平:小小的钱包居然要四十美元!她把选好的钱包和手套放到一起,沉重地叹了口气。这时,她的目光被饰有蝴蝶结的高迪瓦巧克力盒子吸引住了。罗兹从小就喜欢吃巧克力和冰淇淋。鲁迪的爸爸有辆车,星期日他经常带罗兹和鲁迪到一个美妙的地方,在那里他们不用下车就能品尝到世界上最美味的冰淇淋!小罗兹喜欢驾车出游,或许是因为母亲没有车……舅舅有时也在圣诞节带给罗兹巧克力,所以小罗兹每次都热切盼望他的到来!傍晚时分教堂分发液体巧克力,但罗兹不喜欢这种巧克力的味道。可是,教堂活动结束后的时光相当美妙,他们在马路上奔跑、玩耍、唱歌,无比开心!而现在,旧时的歌谣都没人会唱了……

巧克力静静地躺在货架上,似乎在期待着人们的关注。罗兹取了几盒巧克力,她的口袋已经装满了。为了即将到来的节日,罗兹已做好了足够的准备,我们还能向可怜的老太婆苛求什么呢?

回到家里,罗兹把礼物摆到圣诞树下面,仔细把送给米奇新女友的那瓶不太满的香水包扎好。圣诞树散发的味道跟过去不一样,因为它是棵假树。这棵树是女儿十年前买的,为了减少麻烦,女儿在树上挂好各种玩具,圣诞一过,就用一个大口袋把树连同玩具一起塞进去,扔到地下室等到来年过节再用。罗兹奶奶责备他们,可是谁听呢?

小时候,在难以入眠的圣诞夜,小罗兹总是努力地紧闭双眼,仿佛能看到神奇的桑塔·克劳斯与圣诞树和礼物一起消失。母亲每次都提前把圣诞树藏到花园,等夜幕降临时把圣诞树悄悄打扮起来。罗兹十二岁那年,在圣诞树下找到两个属于自己的礼物。其中一个曾让她害羞得满脸绯红-其实只是一件样式很普通的廉价胸罩,但这是她人生中拥有的第一件。她心怀忐忑地把礼物藏起来。另外一个礼物是一本书-《绿野仙踪》。现在讲给谁都不会相信小罗兹当时的心情。如今的小姑娘整天对着电脑,天知道这个年龄的姑娘们都在想什么。这个年龄的罗兹最爱童话,尤其是关于公主和天使的童话……她曾在圣诞树下寻找小天使,那是鲁迪送给她的……

难以入眠。过去的一切历历在目。

凌晨,在睡意朦胧中,罗兹请求上帝:“亲爱的上帝,这漫长的一生我总是不停地请求你满足我的愿望,我厌倦了。请接受我最后一个请求:我累了,想见鲁迪。他等了很久了。”

奇迹发生了。雪下了整整一夜,圣诞节后的清晨惊人地寒冷,正如罗兹儿时的节后清晨。但是这一切罗兹奶奶再也看不到了。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

绍兴市柯桥区齐贤李海江汽车美容洗护中心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齐贤镇曙光村曙光丝织厂西边店面房